原标题:九鼎身陷劳动仲裁案 前员工追讨4240万元奖金

本报记者 易妍君 深圳报道

阳春三月,万物复苏之际,“九鼎系”却进入了“多事之秋”。这一厢,九鼎集团(430719.OC)复牌后股价暴跌;另一厢,九鼎投资(600053.SH)又身陷劳动仲裁官司。

3月29日,九鼎投资控股子公司——昆吾九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昆吾九鼎”)与前员工张珊(化名)之间的劳资纠纷,在深圳市福田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正式开庭。据悉,张珊诉讼请求的事项涉及4240万元。

当天,《中国经营报》记者在现场了解到,九鼎投资以涉及商业秘密为由,向仲裁委员会申请不公开审理此案,并于3月29日获得批复。历经两个半小时的庭审,记者获悉本案暂无仲裁结论,将于近期再次审理。

各执一词

3月29日庭审结束后,张珊代理律师向记者透露,目前休庭,原因主要是在举证过程中,双方对部分证据存在不同意见,因此需要补充证据。

而九鼎投资方面的律师则表示,未经(公司)授权,不方便回应任何问题。

原本一宗普通的薪资纠纷案,但随着当事人爆出更多细节,以及九鼎投资发出的澄清声明,以致案情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记者通过张珊提供的“受理案件通知书”了解到,2018年1月2日,张珊提请了对昆吾九鼎的诉讼。其中,仲裁请求共3项,请求金额4240万元。

此外,3月27日,微信公众号“新三板千人汇”发布了张珊本人的自述内容,文章称:“就薪资纠纷申请仲裁之后,自己不断被公司威胁、被要求撤诉。同时,2月8日员工发薪日,(昆吾)九鼎没有任何通知就停发了她的工资,当晚以旷工三天为由与她解除劳动关系。”

不过,3月28日,九鼎投资就发布了一则《关于不实信息的澄清声明》(以下简称“《声明》”)。《声明》表示,张珊所申请的4240万元奖金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纯属无稽之谈。她提及23亿元的融资金额与其业绩奖金等没有任何关系,其主张的业绩奖励,部分为公司从未针对上述融资事宜发布相关制度,部分为未达到奖励条件。

《声明》称,经该司核实,该员工存在违反公司考核制度、多次旷工的情形,该司依据公司考勤管理办法和公司奖惩管理制度与其解除劳动关系。另外,公司从未针对该员工的上诉采取任何威胁、恐吓行为。事实上,自从该员工大肆宣扬仲裁公司后,公司多次主动联系与其沟通,但其一直拒绝沟通。

提成惯例

值得一提的是,本案之所以颇受关注,也不排除外界对PE机构从业人员高额提成真实性比较好奇这一因素。

如果按照上述张珊自述的内容来看,其23亿元融资业绩对应4240万元奖金,记者估算,这一提成比例约为1.8%。

至于公司相关融资提成奖励规定的有效性文件,张珊表示暂不便提供。

对于业绩提成的问题,华南某大型PE机构副总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的确存在这种行业惯例,即融资奖金的比例一般是在1%~4%这个范围。“奖金就是按融资金额算,没有上限。一般销售融资在1000万元以上的,(奖金)就是10万元以上,上不封顶,几百万元、上千万元的都有。”他进一步解释称。

不过,有关具体提成标准,每家公司的规定各有不同。

对于这类涉及金额较大的仲裁案,北京市中银律师事务所劳动法律师、法学博士陈柱向记者指出,争议点在于双方对业绩的认可。

苏亮瑜

被非议和讥讽或许是每项突破性技术从萌芽到成熟必然经历的成长日记,但如果技术发展剑走偏锋以至误入歧途,则很快被打上泡沫化的印记。过去一段时间,原本曲高和寡的区块链却由于爆炒的ICO概念而备受瞩目,很有些风头无两的味道。

然而,热炒中的区块链与作为变革技术的区块链,实际在发展理念上已是大相径庭。在滚滚而来的热浪当下,有必要明辨两者之区别,让区块链这一面向未来的信任机制,真正闪烁其光,用《纽约时报》一篇文章的说法就是除却假借区块链之身的骗局、假先知。

舍本逐末的ICO乱象

正所谓有心栽花花未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对于这个面向未来的信任机制和价值互联技术协议,公众的热情却是被正在庞氏骗局化的首次代币发行(ICO)概念所点燃,这不能不让人想起历史上曾经出现的一波又一波投资泡沫。

区块链的布道者究竟希望解决什么问题?简单地说,其主要是用分布式储存记账方式,搭建没有中间商、点对点的信任共识机制,真正实现价值互联。传闻中中本聪设计比特币,主要就是一种奖励挖矿(竞争分布式记账)矿工的激励约束机制。

如果回过头来看,中本聪等区块链布道者是技术开发的高手,但并非是机制设计的高手,正是其所开发的分布式存储记账系统之附产品比特币,被后来者玩转成了扭曲激励,为现在的ICO炒作埋下了伏笔。即比特币本来是激励分布式储存记账系统的参与者,但其设置了比特币的总量极值,以及获取比特币的难度随时间呈几何级数跳开,这使比特币等加密货币具有了绝对的稀缺性,并导致其内在价值极不稳定,为ICO炒作提供了温床,也影响和妨碍了比特币的货币属性。短短几年内,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甚至反客为主,风头直压区块链这一极具拓展性的待开发富矿。尽管以太坊、Ripple等加密货币的运营者吸取了比特币的一些经验教训,做了一定的修改,但同时也降低了区块链的分布式功能,如去中心降级为多中心,公有链降维为联盟链和私有链等,提高了技术实现和人们接受的便利性,这也从另一个维度上加强了加密货币的投机性。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大批名为所谓区块链的从业者,相当部分实为一夜暴富的投机者,如同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纷纷假借区块链之名,开发出一系列让人眼花缭乱的所谓加密货币,玩起了无中生有的金融传销游戏,硬生生地将区块链的“链圈”拽到了加密货币(“币圈”)的投机陷阱,将变革性的技术协议玩成庞氏骗局,使其偏离了价值航向。

这个被炒的胆战心惊的ICO究竟是什么?如果给最近兴风作浪的I-CO锚定参照系,其实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出现的IPO有某种相似性,但本质却并不相同。IPO是以私人公司股权为交易标的的,而ICO的范围则可以海阔天空地凭空设想,任何用来交流和交换的东西都可以进行ICO,如空气币等,就如用传统传销中,所谓的产品只是个噱头和通道,关键是能否发展下家,搭建金字塔式等级制度,骗取和收割众多的冒险家,一夜暴富成为了ICO参与者的目标和追求。

因此,用ICO打开区块链技术协议的大众认知热度,在打开方式上却是舍本逐末的。一夜暴富者嫁接区块链的ICO炒作的黄粱梦,终将被各国的监管强化所击穿,真正的区块链应用价值将会最终显现。

区块链真正的回归

比特币、以太币也好,其他ICO的所谓加密货币也罢,诸为区块链技术协议的旁枝侧节,主要解决的是分布式存储记账等激励问题,而非区块链主攻的真正场景应用。

剔除ICO炒作的插曲,区块链无疑将是推动未来网络生态的基础性技术架构。相比现在的互联网,区块链能够通过去中心的分布式储存记账有效实现价值互联,为万物互联提供基础性技术准备。

比特币网络给人们带来的震撼就是,一个没有中心化权威的系统,能够解决交易和交流的信任问题,实现价值互联,而不会产生欺骗性的双花等问题。尤其是随着线上线下活动的日益交融,以万物互联为特征的物联网逐步走进人们生活,价值互联下的未来生活使个人数字资产的权利意义正在觉醒,人们越来越关注个人数字资产的权益、个人隐私和个人信息安全等问题。

这为区块链提供了广泛的应用舞台。因为现在的互联网大量充斥着对网络消费者隐私的侵犯和占有,如俄罗斯黑客通过FACEBOOK影响美国大选,部分互联网巨头利用用户“人过留迹”等,进行广告和其他形式的信息贩卖,获取商业利益,甚至有人公开表示人们会为了便利而放弃或牺牲个人隐私等等。

更为重要的是,现有的中心化网络连接,个人的数字资产权益不仅未能得到有效的申张,甚至其数字资产的产权属性也出现模糊化的趋势。数字资产产权不明晰,使数字资产面临激励不相容问题,即数字资产的直接生产者未能享受到数字资产的剩余索取权和收益,其行为、消费、社交偏好等个体隐私反而频繁被当作流量贩卖,给自身带来诸多烦恼,这将强化用户尽隐藏个人偏好取向,导致信息冗余和短缺并存的噪音化信息格局更加复杂。同时,中心化、集中化的信息存储使个人的数字资产极易遭到泄露、存在非常突出的安全隐患,如黑客集中攻击中心化的服务器就可以盗取海量级的数字资产。

显然,当下让互联网公司利益极大化的流量经济模式,以及个人数字资产不清晰的产权属性,其实正在妨碍着真正的价值互联。毕竟,随着越来越多的线上线下资产互联,资产安全显然是不容忽视的问题。

而区块链分布式储存记账的互联架构、不可篡改、可追溯、全网共识、非对称加密等功能,使区块链能够有效满足价值互联的趋势诉求。

首先,去中心化的点对点互联和分布式存储,以及非对称加密保障的数字资产安全性,有助于数字资产产权属性的清晰化,为价值互联提供基础型保障。区块链上运行的数字资产,广泛分布在不同的存储空间,而且通过非对称加密,使个人数字资产只有自己和自己授权的人或机构才可以使用,既避免了自身隐私的泄露,又强化了个人的数字资产产权,使网络服务提供商无法再通过用户的“人过留迹”,肆意侵犯个人权益和隐私。这种清晰化为用户的数字资产产权,将会产生明显的激励相容性,使人们愿意拿出更多的价值进行互联,而不惮被侵权。

其次,非对称加密的分布式存储记账,提高了用户数字资产的安全性,黑客要盗取用户的数字资产,需要攻击分布在不同存储位置的机器,才能获得用户完整的信息,进而导致黑客攻击成本过高而获益有限的激励不相容性,这种非对称加密的分布式存储,提高了价值互联的安全性,为价值互联提供安全保障。

再次,区块链技术协议相对有效地解决了陌生人间的信任问题,使人们敢将更多价值进行互联。全网共识、分布式记账和可追溯,使运行在区块链上的交易可以全程加密跟踪,当事方对交易进展具有可控性,人们不需要通过第三方提前确认双方信用,这不仅有助于降低交易风险,而且没有了中间商赚差价,降低了交易成本,并且提高了交易的效率和可控性。

总而言之,更方便地理顺个人数字资产的产权属性,非对称加密对个人数字资产安全的保障,交易行为的可控性等等,使区块链能够搭建起没有中心化组织信用输出的面向未来的信任机制。

因此,当前各国监管严格加强和规范ICO是非常及时的,这有助于为区块链正本清源,激励更多的创新资源投入到真正的区块链场景应用开发中,而非舍本逐末于爆发户式的炒作。随着更过区块链应用场景的开发,也许没有中间商赚差价就不再是个广告词了。

(作者系越秀金控副总经理)

原标题:(国际)沙特拦截胡塞武装一枚导弹

新华社利雅得3月31日电(记者王波)沙特阿拉伯领导的多国联军发言人图尔基31日说,沙特防空部队当天成功拦截了也门胡塞武装发射的一枚导弹。导弹碎片造成一人受伤。

图尔基在一份声明中说,当地时间10时16分,沙特防空部队探测到胡塞武装从也门境内向靠近边境的沙特奈季兰省发射一枚导弹,沙特防空部队予以成功拦截并将其摧毁。导弹碎片落到了居民区,导致一名印度籍打工者受轻伤。

25日晚,胡塞武装向沙特境内发射了7枚导弹,其中3枚射向沙特首都利雅得,但均被沙特防空部队成功拦截并击毁。一枚导弹碎片落到了利雅得一处民居,导致1名埃及打工者死亡、3人受伤。沙特方面称,证据显示胡塞导弹来自伊朗,“沙特保留在合适时间和合适地点对伊朗进行还击的权利”。

2014年9月,也门胡塞武装夺取也门首都萨那,后占领该国南部地区,迫使也门总统哈迪前往沙特避难。2015年3月,沙特等国发起代号为“果断风暴”的军事行动打击胡塞武装。作为报复手段,胡塞武装经常向沙特境内发射导弹。(完)

原标题:注意!海南海事局发布“军事训练临时禁航”通知!

昨天(3月30日)下午,海南海事局用中英文发布了“南海军事训练临时禁航”通知。

南海自4月5日0800时至4月11日2400时将在19-16.5N/110-38.5E 、19-13.0N/110-53.5、18-55.0N/110-48.5E、19-00.5N/110-31.5E四点依次连线水域范围内进行军事训练,禁止驶入。

HN0042 SOUTH CHINA SEA MILITARY TRAINING IN AREA BOUNDED BY THE LINES JOINING 19-16.5N/110-38.5E 、19-13.0N/110-53.5、18-55.0N/110-48.5E、19-00.5N/110-31.5E FROM 050000UTC TO 111600UTC APR 。 ENTERING PROHIBITED.HAINAN M.S.A.CHINA。

撰文 | 高楼

中央与地方省部级领导调整持续进行中。今日,国资委领导班子“两进一出”。

国资委官网显示,陈超英出任中纪委驻国资委纪检组组长,翁杰明出任国资委副主任,王文彬不再担任国资委副主任。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此前介绍过,前任中纪委驻国资委纪检组组长江金权已回到中央政策研究室,担任分管日常工作的副主任。

陈超英原任中央国家机关工委副书记、纪工委书记,此前还担任过天津市委常委、教育卫生工委书记、科技工委书记,辽宁省副省长,辽宁省委常委、秘书长,河北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等职。

陈超英陈超英

《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提出,将中央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和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的职责整合,组建中央和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翁杰明原任河南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之前长期在重庆工作,以市委常委身份兼任过统战部部长,两江新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市委秘书长、常务副市长等职。2016年9月,翁杰明来到河南。 

陈超英陈超英

巧合的是,昨日履新公安部副部长、国家移民管理局局长的许甘露,也是来自河南,原任河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此外,河南省委原书记谢伏瞻日前出任中国社科院院长、党组书记,青海省委书记王国生“转战中原”,出任河南省委书记。

除河南外,山东省近期也“输出”了两位省委常委:省委副书记、济南市委书记王文涛北上黑龙江,出任省委副书记、代省长;常务副省长李群进京,任新组建的文化和旅游部副部长。

昨日,山东省“补”进了一位常委——辽宁省委常委、省总工会主席关志鸥。关志鸥是一位“准70后”,出生于1969年12月,辽宁沈阳人,此前一直在本省工作,担任过沈阳市副市长、省政府秘书长,2016年12月晋升省委常委。 

关志鸥是目前全国最年轻的省级常委之一,与他处于同一年龄阶段的省级常委还有:1971年5月出生的上海市委常委、秘书长诸葛宇杰,1970年1月出生的江西省委常委、秘书长刘捷,1969年5月出生的上海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施小琳。

广西、天津的常委班子近日发生了联动调整:

原国家安监总局副局长徐绍川“空降”广西,任自治区党委常委;

广西党委常委、组织部长喻云林北上天津,任市委常委;

段春华、盛茂林、程丽华不再担任天津市委常委,其中程丽华另有任用,段春华已当选天津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盛茂林已当选天津市政协主席。

此外,贵州省委班子也有两人去职:

已经当选省政协主席的刘晓凯不再担任省委常委;

省委秘书长、政法委书记唐承沛另有任用。

目前,国资委领导班子共有10人——

党委书记:郝鹏,

主任、党委副书记:肖亚庆,

中央纪委驻国资委纪检组组长、党委委员:陈超英,

副主任、党委委员:黄丹华、徐福顺、翁杰明、孟建民、刘强,

党委委员、秘书长:阎晓峰,

党委委员、总会计师:沈莹。 

在此次党和国家机构改革中,国资委的国有企业领导干部经济责任审计和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的职责划入审计署。